我们不保证《司徒山空传》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
油污小说网
油污小说网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重生小说 都市小说 综合其它 玄幻小说 短篇文学 仙侠小说 灵异小说 穿越小说
小说排行榜 推理小说 言情小说 耽美小说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亲亲儿媳 重返乐园 爱的表达 荒唐传说 魔鬼老师 暖味朋友 娇妻夏颜 产科见闻 禁忌情人 乱雨纷飞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油污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司徒山空传  作者:李诣凡 书号:8811  时间:2017/2/10  字数:3135 
上一章   第十九章 剃头先生    下一章 ( → )
于是那天晚上,我莫名其妙地把自己给灌醉了。印象中的最后一个画面,就是天色变暗,月亮出现在远处江心上。剩下的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第二天醒来之后头疼裂,我好好地睡在自己的小板上。至于师父是是么时候上的山把我带回家的,我却丝毫没有印象,只是天黑之后,下山的路比上山更难走,也不知道师父是怎么办到的。

  从那天开始,我深知自己虽然有能力开始单独出单了,但是经验尚缺,技艺也不够,唯一的办法就是多加练习。除了记咒文之外,我还增加了练习圆光术和观香的时间,甚至连原本每天只放出来一次的兵马,也变成了每天早晚各放一次。

  师父也兑现了他的承诺,虽然交给我的第一次出单跌跌撞撞,但好歹也是顺利完成了,只是对待鬼魂的处理上,有些不尽人意,所以即便我自己知道自己的斤两,师父对我的第一次出单还算是满意的。

  那些日子,师父带着我走访了许多他口中的江湖异士,有精通风水堪舆的杨光弼老师傅,有川东端公法的贺天元师傅,有摸骨断命的莫郎中,还有普庵法的天眼师王承乾先生,等等众人,大约十多个。大多是早年躲避战去了南方,解放后又回到故乡生活的人。有些人已经不做这门手艺,只是在有人找上门的时候才施以援手,有些人还是靠着本门技艺活跃在江湖上。

  师父说,之所以称他们为江湖,因为这些都是我们传统技巧的传承人,在古时候,是很受人尊重的。不过现在国家变了,很多人渐渐开始不相信这些因果玄术,我们都知道如果不继续传承的话,也许就后继无人了。师父说得轻描淡写,却难掩心头的一阵忧伤。当师父带我去拜访那个懂摸骨术的莫郎中的时候,他已经早已不靠摸骨为生了。而是在老城门储奇门附近,开了一家小小医馆,给人抓抓中药,扎扎针灸,推拿经络等,也算是一个受人尊敬的职业了。

  师父说莫郎中是祖传医道,到他这一代也记不清到底是第几代了,算不上名医,但大多数常见病症他也是能药到病除的。然而在解放前,莫郎中的父亲是十里乡有名的郎中,而他自己却并不是因为医术而出名,却是因为他学的一手摸骨本领。

  莫郎中当天看到我,也许是一时兴起,也许是为了在我这样的晚生后辈面前显摆一下,就让我做到他跟前,说了自己的生辰字,就开始抱着我的头东按一下西捏一下。据传他可以根据人的字和骨相断人的一生,所以那天在给我摸骨后,他说我脑袋后面反骨奇高,是天资极好的人,做哪行哪行,并且一做就是一辈子。

  言下之意,我是个学道的人,我会成为一个牛的道人,并且屹立巅峰,终生不败吗?我当时并不怎么相信,因为我刚开始的时候,就因为自己的不成而受到内心的挫败感。

  师父告诉我,这些老前辈,个个都是手艺深,介绍你认识,就是为了你将来多个人脉,人家今天肯见你,是因为卖了你师父的面子,将来你要多多拜访走动,后如果遇到自己不能解决的难题,他们每个人给你的建议,都将是宝贵的。

  我点头,把师父的话记在心里,事实证明我随后的日子里,这些老前辈和他们的弟子们,的确给了我莫大的帮助。

  到了195年的年末,再过不了多久,就要过新年了。老百姓的生活水平虽然谈不上富裕,但是因为望少的关系,大家的幸福感也就比较高涨。那段日子,许多家庭张灯结彩,准备接新年。师父的房子在那一排老房子里看上去并不是最小的一幢,但是因为最靠近角落,平里清贫惯了也没怎么打点,于是看上去还是有点凄凉。好在周围的街坊都是善良的人,知道我和师父平里就靠着这点手艺为生,好多家都给我们送来了米和油,好让我们师徒俩不至于冷冷清清地过新年。

  然后这天师父竟然从外头买了两个灯笼回家,跟我一起挂在门口,这小破屋里,也算开始有点喜庆。却就在灯笼挂上后的第二天,家里来了一个拜访的客人,却是找我的。

  这个人我并不认识,但是他一见到我,就喊出了我的名字,我拜师之前的那个名字。我正一脸纳闷,他却自己告诉我说,他姓马,他是我父亲的老相识,年轻的时候一起嗨袍哥,后来一起参军打仗的朋友。还说我小时候他就见过我,但是那会儿太小了我肯定不记得。

  这马大叔突如其来的拜访,让我有些措手不及,在那些年头,人大多还是淳朴的,虽然偶尔也有骗子小偷,但都是极少数,我自认为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可以被人图谋的东西,加上马大叔能够说出很多我小时候家里的情况,还有我父亲的事,所以我也就没有怀疑过他到底是不是我父亲的好友这件事。

  马大叔说,当时他和我父亲参军出川后,就分到了不同的部队,再见面都已经是回乡后了,我的父亲比他要早回来几年,后来他和我父亲是同一批被抓走的。那是一段我不太愿意去回想的岁月,因为在我眼里,我父亲是个老实的良民,可是由于国家在取缔一些组织的时候,把我父亲当年的那个字头的香堂,都当做是三反而一锅端了,只不过我的父亲没能够挨过来,马大叔却是在我父亲去世后两年多,才从监狱放了出来。

  后来马大叔想要找寻一些以前的兄弟和战友,却一个都没找到,在找我父亲的时候,知道我父亲有个同母异父的兄弟,于是就找到了我叔父家的茶馆,这才知道我父亲已经去世的消息,并得知了我母亲改嫁,我拜了道士做师父的事。

  马大叔告诉我,他知道这些事的时候,已经是两年前了。而今天来找我,是因为自己这段日子遇到事情了,四处打听可以帮忙的人,突然想起二叔说了我在学道法,这才跑来找我。他说完有点不好意思地挠头笑着,看上去很憨厚。

  师父一看是我家里的故人来了,赶紧热心地招呼着。我简单介绍了一下我师父,然后就请马大叔告诉我事情的来龙去脉,我好掂量下自己到底有没有能力去管。

  马大叔说,当初放出来以后,江湖上已经没有码头了,所以自己不得不找个别的营生,于是这些年,就一直在望龙门附近,占了个小小的、两栋楼之间的狭窄过道,上边搭了个棚,当了一名剃头匠,剪头发1钱,小本生意,也挣不了什么钱,只能将就生活。

  他之前有个老客人,一般来说,每个月都会到他的小摊里来剪一次头发,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也总是剪得特别短,是一个特别慈祥和蔼的人,听说以前也是军人,一枚炮弹在身边爆炸,受了点皮外伤,但是耳朵却因此一只失聪,一只听力微弱了。老大爷很爱笑,每次来剪头发总是笑呵呵指着自己的脑袋,那意思马大叔也就明白了。因为对方是老人的关系,每次马大叔给这个大爷剪完头发,都会免费赠送一次刮胡子和挖耳朵。可是就在两个月之前,那天傍晚开始下起大雨,自己觉得这种天气估计也没人会出来剪头发,于是就打算早点收摊,要知道他平里都是天黑后才会收摊,就在自己打算收摊的时候,那个大爷又来了。

  因为是老客,自己也才刚刚准备收摊,就当是帮忙,于是马大叔也高高兴兴给这个大爷剪了头发,大爷临走的时候把钱给了马大叔,就转身离开了。马大叔刚把钱放到口袋里,打算对大爷说,下这么大雨,要不然我送您回家吧,我这儿有伞呢。可是当他正打算说出口时,却发现大爷已经消失在雨里了。

  马大叔强调说,他的剃头摊就在巷子口,往外一张望上下都是长长的梯坎,可就这转瞬间的功夫,老大爷却不见了,按理说这个岁数的人,没理由走得这么快才对。而且这时候马大叔才想起来,刚才给大爷剃头的时候,他身上的衣服是干的,并没有淋,但是下这么大的雨,他又没带伞,这是怎么回事?

  可是一时间马大叔也想不出为什么,也就不去想了,打算在数数今天进账多少的时候,却发现刚才老大爷给自己的钱,是一张解放前,民国政府发行的5000元面值的法币。  WwW.UwUxs.cOm
上一章   司徒山空传   下一章 ( → )
寻找胭脂凶宅风水师寻尸问路致命游戏十二天劫这件衣服死人恐怖之旅见诡一百法灵棺夜行美人出棺
如果您发现司徒山空传章节最新,第十九章剃头先生,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不保证《司徒山空传》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油污小说网是司徒山空传免费阅读首选之站,司徒山空传无广告精心整理出未删节司徒山空传全文阅读。